爱摘书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职国医方寒郭文渊 > 第十四章 方医生
    方寒简单的说了自己的意思,方浩洋听完眼睛就亮了。

    今天急诊科虽然没去人,不过方寒的名字方浩洋还是听说了,刚才任海强还特意给他打了招呼,说这是一颗好苗子,不要废在了急诊科。

    方浩洋对任海强的招呼是有意见的,这年头天才并不少见,自以为是的人多了,真天才有几个?

    或许方寒有些小聪明,以前接触过中医,比其他人起步高一点,可来了急诊科,那就一步一步来。

    医疗行业和其他行业最大的不同就是,一个错误,一个疏忽,关系的就是一条人命,特别是急诊科,来的患者都是病情危急,仗着一点小聪明自以为是是最要不得的。

    刚才方寒说他有办法,方浩洋并不怎么信,今天这个病案其实很棘手,最好的办法就是送去西医医院,进行手术,隔开喉部,然后取出鱼钩

    不仅仅是最好的办法,在方浩洋看来也是唯一的办法。鱼钩带着倒勾,你拉不出来,也推不进去,一个不慎,喉部大量出血进了气管,就很有可能造成气管堵塞,导致患者窒息而亡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愿意过来听方寒的办法,其实是想压一压方寒的性子,等方寒说了办法,他再从隐患方面教育一番方寒,人命关天,千万不可以自以为是

    他已经准备好了腹稿,可剧本根本没有按照他预料的来。

    方寒的办法简直简直太妙了,不仅仅是妙,甚至是完美。

    见到方浩洋半天不说话,方寒小心翼翼的问“方主任,这个法子可行吗?”

    一边问方寒一边嘀咕,方主任不会是那种心眼小的人吧,他没办法,自己这边却有办法,是不是有些打脸?

    “可行,你这个方案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方浩洋笑呵呵的拍了拍方寒的肩膀,怪不得那么多人看中这个小伙子,确实了不起,思维灵活,举一反三,刚才他自己完全是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见到方浩洋没什么不满,方寒这才松了口气“我已经让吴磊去买东西去了,有些东西医院没有,附近就有工艺品市场,应该很快就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考虑的非常全面,医生救人就是和时间赛跑。”

    方浩洋是更满意了,自己这个本家青年真是了不起,向自己汇报之前就开始准备了,节约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这边说着话,另一边患者家属扶着孩子已经准备走人了,刚才是着急,就近找了一家医院,这会儿也稍微明白了,这种情况中医怎么能救呢,这是要开刀啊,这不听话的崽子

    不由的孩子的父亲就开始发愁,这开刀手术要不少钱呢啊,钱先不说,这手术哪有没有后遗症的,以后会不会对孩子有影响。

    边上的主治医生也没拦着,患者的情况并不复杂,病症清楚,治疗方案也清楚,开刀取出鱼钩,江中院没这条件。

    至于方主任和那个实习生说什么方案,主治医也没在意,这能有什么好办法?

    方寒一回头,急忙道“方主任,患者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办法他已经想好了,这是个方寒对患者来说也是最好最安全最快捷的,怎么能让走了呢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方寒有些生气刚才那个青年说的话,这种情况中医没办法,谁说的没办法了?

    从小接触中医,方寒对中医是很有感情的,容不得别人诋毁。

    方浩洋见状也着急了,大步往过走,方寒不愿意患者离开,他这会儿也不愿意,这次这个治疗是可以成为经典的。

    大多数中医人都有自己的傲气,虽然不提倡什么中西医之争,但是没几个人愿意承认中医不如西医。

    江中院作为东南五省知名的中医院,在其他方面绝对是佼佼者,这一点是三十多年打出来的招牌,有口皆碑,可在急救这一块

    纵然郭文渊证明中医同样可以治疗急症重症,可急救方面毕竟欠缺一些,类似于一些患者来到江中院急救科然后转院离去的不少。

    今天这个患者要是留下来医好了,那传出去绝对是倍有面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怎么要离开了?”方浩洋说着话瞪了一眼主治医,患者要走你就这么看着?

    医院虽然不是盈利机构,可这会儿也差不多,顾客都能了这会儿准备走,你这导购就不挽留一下?

    “方主任”

    主治医张了张嘴,这种患者真的留下?这会儿鱼钩还在患者喉部呢,要是出血堵塞了气管,那可就麻烦大了。

    方浩洋没再搭理主治医,走上前拦住患者一群人“方案我们已经敲定了,立刻安排患者进处置室,一个人去交费。”

    边上的主治医听着这话差点没给方浩洋点赞,方主任就是方主任,你瞧瞧,说话多有水平,患者明明是打算走,他却当没看到,一开口就避免了挽留患者的尴尬,而且还把意思传达到了。

    只是真的有治疗方案了。

    主治医看向方寒,这个年轻人是新来的实习生吧,方主任改变主意就是因为这个年轻医生。

    一听方浩洋的话,患者家属就开始犹豫了,医生都说有办法了,就没必要折腾了吧,其实这也是大多数患者家属的心态。

    一般患者看病,见了医生,其实都没几个有主见的,大多都是医生怎么说,他们怎么做,当然,难伺候的也有。

    后来的青年就比较难伺候,听罢直接道“我们不在这儿看了,我已经联系好了省医院的专家了。”

    方浩洋脸一沉“你是医生,我是医生?你知道他现在什么状况吗?啊鱼钩卡在喉部,患者嘴巴张着,一个不慎喉部出血堵塞气管,你知道什么后果吗?这是有可能窒息死亡的。”

    孩子的父母瞬间吓的不轻,原本这情况看着吓人,家属也没觉得会有生命危险,听方浩洋一说,真是心跳加快。

    青年也吓的一哆嗦,这么严重?

    “你们要转院,也没什么不可以,这是你们的自由,不过既然来了我们医院,有些可能的后果我们还是要告知的,万一出了意外,别说我们治疗不及时。”

    方浩洋这也不完全是吓唬。

    根据医疗制度,就有就近治疗原则和首诊原则的,患者既然来了江中院,江中院就要对患者负责,告知患者各种意外情况,哪怕这个患者江中院处理不了,也要帮助患者安全转移,将风险降低,等待下一个救援机构,如果不闻不问拒之门外或者什么也不说让患者这么走了,患者出现意外,江中院是要承担一定的责任的。

    “这情况你们能治?”青年张了张嘴,他也是懂一些常识的,要不真没必要折腾,江中院名气不小,他平常来看病还要找关系走后门呢。

    “作为医生,我们不会拿患者的生命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方浩然哼了一声“送患者去处置室,一个人去交费。”

    孩子的父亲犹豫了一下问“我们需要交多少钱?”

    方浩洋沉吟了一下“先交300吧,估计用不完,到时候多退少补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青年和孩子的父亲齐齐一惊,三百,这么少?

    按照青年的想法,这个情况去省医院是要开刀的,没几万块估计下不来。

    主治医这会儿已经回过神来了,吩咐护士带着患者去处置室,自己上前问“方主任,我们需要准备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去问小方还需要准备什么,这个患者小方负责,对了,就挂在你名下。”方寒是实习生,是没有独立处方权和治疗权限的。

    “问小方?”

    主治医一愣,我一个主治医生去问一个实习生?

    而且听方浩洋这意思,他要给方寒打下手,这个患者名义上属于他,事实上是方寒治疗,有没有搞错?

    “我估计是医疗史上第一位给实习生打下手的主治医。”主治医一边摇头,一边走向方寒。

    “那个方医小方啊,我们这边需要准备什么?”

    主治医想称呼方寒方医生来的,还是没说出口,最后改口小方,太丢人这。

    林光亮三个人这会儿已经看傻了,方寒成主导了,他这才来急诊就抢了主治医的活?

    他们想着以方寒前三天的表现来到急诊不会太低调,也不会真的和他们一样整天在休息室等候,可这差距也太大了吧。

    刚进科室的实习生让主治医打下手,这事说出去有人信吗?

    操蛋的是这一幕就发生在他们面前,不信也不行。

    “准备消毒的酒精,润滑油就可以了,其他的不需要。”方寒一边说着话,一边看向门口,这吴磊怎么还没来,效率太低了吧。

    吴磊气喘吁吁的进了急诊科,刚进门边上一位漂亮的小护士就迎了上来“吴磊是吧,东西买回来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啊,买回来了。”吴磊喘着气,这一趟他是拼了老命了,也不知道方寒搞什么。

    “方医生让我告诉你,回来之后马上去第五处置室。”小护士传话道。

    “方医生?”吴磊一愣,不是方主任吗?

    “方寒方医生啊。”小护士瞪了一眼吴磊,方主任和方医生我分不清?

    “方医生!”吴磊嘴巴大张,刚来的实习生被小护士称呼医生,这是要上天啊,实习生什么时候算医生了?

    s:求收藏啊啊啊啊啊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