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摘书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职国医方寒郭文渊 > 第二百二十八章 侮辱?
    科室办公室门口,几位住院医偷偷的看着远处。

    方寒迈着步子缓缓走来,脸上古井不波,表情没有丝毫的动容,路过叶开的时候,轻声说了一句“开始查房。”说着就向留观室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方”许晴看着方寒远去的背影,张了张嘴,不知道该说什么,她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看着方医生那决绝的背影,毫不留情的脚步,许晴就知道自己错了,自己不应该用金钱侮辱方医生的,像方医生这样的男人,又怎么会是那种贪图钱财的俗人呢。

    “哎,该换手机了。”

    方浩洋又轻声呢喃一声,迈着艰难的步子缓缓向外走去,心情相当的失落。

    作为急诊科实际上的话事人,方主任自然是买得起一部手机的,哪怕他手中的手机是上万块的高档货。

    可作为一只惧怕老婆的主任,一部手机对方主任来说就不是难么简单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这一部手机还是方主任花费了不小的心思,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,前不久才勉强劝服老婆同意,用了还不到半个月。

    “修一修或许还能用吧?”

    方主任一边走一边琢磨,明天先去修理店看看,如果修理费不超过一千块,那就修了,如果超过,还是要上报的,超过一千块以上的缺口走私房钱的话有些不划算,私房钱又不多。

    几位住院医看着叶开李小飞跟着方寒走远,这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刚才真的是太压抑了,压抑的他们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刚才许小姐说什么,你们听清了吗?”气氛缓和下来,几位住院医也有了心情探讨刚才的剧情。

    “前面的没怎么听清,后面好像许小姐说什么和郑医生一样五百万。”平头住院医道。

    “想来是许小姐代表许家聘请方医生去他们家做私人医生吧,一直跟在许家老爷子边上的那位是不是姓郑?”麻子脸住院医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。”枯瘦住院医点头。

    “年薪五百万,我的天!”

    麻子住院医忍不住惊呼一声,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,看上去要多诡异有多诡异。

    “方医生一声不吭,这算是拒绝了吗?”平头住院医道。

    “很显然。”枯瘦住院医道“看上去好像不仅仅是拒绝了,还有些小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生气?为什么要生气?”麻子脸住院医有些不明白。

    年薪五百万啊,这还生气,要求也太高了吧?要是他,年薪五十万他都眼巴巴的去了不,五万都去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枯瘦住院医摇着头“或许这就是我们和方医生之间的差距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枯瘦住院医看了看时间,转身道“时间不早了,我也该下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论文写好了?”麻子脸住院医大吃一惊,今天枯瘦住院医效率这么高?

    “不写了。”枯瘦住院医摇着头,很是有些收获的道“我算是发现了,奋斗十年也不如好皮囊,我决定以后尽量早睡早起,注意保养,不求做咱们江中院的院草,好歹也做个第二”

    “是第二丑吗?”平头住院医问。

    一边问平头住院医还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麻子脸住院医。

    麻子脸住院医瞬间就被看毛了,声音的分贝瞬间提高“你看我干什么,看我什么意思,啊”

    方寒和叶开李小飞三个人还没走进留观室,就有护士急匆匆的跑来“方医生,叶总,大事不好了,办公室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起来了?”李小飞嘴巴大张“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护士也有些难以启齿,结结巴巴的道“好像是为了争什么第一丑。”

    “争第一丑?”叶开忍不住乐了“只听说过争第一帅的,没听说争第一丑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叶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方寒,好像有些明白了,科室有方寒在,这第一帅是没指望了,第一丑倒是有争议。

    “过去看看吧。”方寒脸色平静,迈步向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方寒三人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三位住院医已经停手了,平头住院医双眼乌青,额头有一个小口子,还在往外渗着鲜血。

    麻子脸住院医和枯瘦住院医看上去倒是没什么伤痕,就是衣衫凌乱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进了办公室,叶开就阴沉着脸喝问,拿出了住院总的气势。

    住院总在主治医面前没多大权威,可在住院医们面前,那可是很有威慑性的。

    “叶总,我们就是闹着玩,闹着玩。”平头住院医第一个出声,眼神幽怨的看了一眼麻子脸住院医和枯瘦住院医,心中那是着实委屈啊,他就说了句实话,释放了一个诚实的眼神,这年头说实话说不得啊。

    “李小飞给包扎一下。”方寒看了一眼,三个人都没什么大碍,顿时兴致缺缺。

    许晴情绪低落,满脸沮丧,慢慢悠悠的回到了特需病房。

    老爷子这会儿还在房间活动身体,看到孙女回来,笑呵呵的问“怎么,吃瘪了?”

    “您怎么知道?”许晴抬起头,看着许老爷子,这会儿她看着自家的亲人,心情才能稍微好一些。

    老爷子一边做着侧身运动,一边缓缓道“这世上有的人求名、有的人求利、有的人求权、有的人求财、有的人追求信仰、有的人追求梦想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追求,你用自己的价值观去衡量别人,不吃憋才怪。”

    “我其实也没说什么”许晴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许先生不问,也大概猜到女儿说了什么,笑呵呵的道“这位方医生倒是个嘹人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心机深呢?”许太太插了一句嘴。

    方寒的长相那是没的说,可许太太还是觉得以自家的情况,一个小医生的话有些不怎么合适。

    许老爷子摇头“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我虽然和这位方医生只是一面之缘,却也看得出,这位方医生不是什么有城府的人。”

    郑医生在边上一直没敢吭声,他有些被震住了。

    虽然许晴回来之后没说什么情况,这会儿几个人聊天也没谈什么细节。

    可郑医生却听明白了,那个方寒拒绝了?

    拒绝了许家千金的橄榄枝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五百万啊,等于一年中一注双色球的一等奖彩票了,而且还不用上税。

    放眼全国,多少人整天泡在福利彩票站,就为了一辈子中一次。

    许小姐是不是没说待遇?

    许晴走到老爷子边上,拉着老爷子的胳膊撒娇“爷爷,方医生是不是生我气了,他会不会觉得我在侮辱他?”

    “侮辱?”

    郑医生满脸吃惊,怎么个侮辱法,他有些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应该不会。”许老爷子慈爱的抚摸着许晴的脑袋,孙女长大了,现在许老爷子再摸脑袋已经没有以前那么自然了。

    许先生也笑着安慰“别多想,或许方医生是一位纯粹的医者,他还年轻,有着无限的可能,他或许只是不想过早的约束自己呢?”

    许晴半信半疑,摇着头道“可我之前说希望他给爷爷当私人医生的时候他还是很客气的,可等我说了五百万的年薪,他就转身走了,一句话也没说,他肯定觉得我在侮辱他。”

    郑医生悄悄的往后退,他打算出去缓口气,特需病房现在没法呆了。

    五百万算是侮辱?

    那他这几年岂不是一直在承受侮辱?

    当然,被五百万侮辱,郑医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过的,如果可以,他想被一千万乃至更多的钱侮辱。

    被五百万侮辱不算什么,可这会儿站在特需病房,郑医生觉得是真侮辱。

    郑医生一直觉得他五百万的年薪是一种骄傲来的,是一种优越来的,怎么一转眼间成了侮辱了?

    许太太拉过女儿的手,柔声安慰“这怎么能算侮辱呢,是那个方医生不识好歹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。”许晴挣脱许太太的手,气呼呼的道“我觉得方医生这样的才是真正的男子汉,人穷志不短,不是嗟来之食。”

    郑医生后退的脚步更快了,他已经快到门口了。

    没法呆了,再听下去他也觉得他自己没骨气了,嗟来之食都出来了,男子汉都出来了,人穷志短都出来了,还不知道后面会蹦出什么词汇来。

    还好方寒并没有听到许家人的谈话,因为他觉得自己并不穷。

    作为从小到大月生活费从来没有超过两千块的人来说,方寒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很富有了,十几万存款呢。

    叶开试探着问“方医生,刚才许小姐是邀请您给许老爷子当私人医生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寒点着头。

    “年薪五百万?”

    方寒继续点头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您就不动心?”叶开继续问。

    方寒依旧点头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叶开奇怪了。

    方寒停下脚步,细细的想了一下,然后认真的道“如果你拒绝过一份年薪千万的工作,还会对年薪五百万动心吗?”

    “年薪千万?”叶开满脸疑惑,怎么又和千万扯上关系了?

    方寒没有继续解释,迈着步子继续向留观室走去。

    五百万,五百万他真的是一点也不动心的,要是动心的话,他现在或许已经成为某部大片的男主角了吧?

    叶开好半天没回过神来,他现在已经是住院总了,等方寒实习结束,他就是主治医了,江中院的主治医也算是年入十万的男人了。

    可他怎么觉得他和方寒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?